不久前,本刊特约摄影师瑞士人沃尔夫兰.曼赫尔茨发来邮件,兴奋地声称他发现在北纬33度左右的中国四川境内,有一条神奇的山脉,其户外运动资源远远超过了阿尔卑斯山,似乎这正是全世界旅行者和探险家苦寻的户外天堂。

       于是,本着“全世界户外爱好者联合起来,寻找梦中的探险乐土”这一宗旨,环球人文地理杂志社组建了一支由国内著名探险家、资深媒体人组成的考察队,将目标锁定在北纬33度左右,中国四川境内的一条被藏民尊为“斯各拉柔达”(意为“保护山神”),汉语称为“四姑娘山”的神奇山脉……

天堂门户夹金山

       飞过天险,就是绝美仙境

       出于对历史沉淀的考虑,考察队选择翻越夹金山这条路线进入四姑娘山。70多年前,一队队衣着破烂的年青士兵,从这座藏语中名为“甲几”( 意为“很高、很陡”)的雪山翻过,用红星去照耀世界——于是,伟大的长征就这样开始走向胜利。

       而今天的夹金山,却被探险向导称为“天堂门户”。在当年红军出发的誓师坪前,我们的车队特别停车,探险向导要求大家加厚身上的装备,原因是:“长征万里险,最忆夹金山。看天气要下雪了,大家作好准备!”

       沿着山路前行,海拔越来越高,氧气也越来越稀薄,当我们到达海拔4000米以上,阳光普照的天空竟然突降大雪,让原本碧绿的重峦叠嶂在瞬间变成了茫茫雪原。我们已经根本不敢打开车窗,这变幻多端的天气让人不由得想起当地流传着的一首民谣:“夹金山,夹金山,鸟儿飞不过,人不攀。要想越过夹金山,除非神仙到人间……”

       尽管我们不是神仙,但经过数个小时的车程翻过夹金山之后,我们真的到达了一个仙境:站在山峦上俯瞰四姑娘山山脉的原生态立体风景,群山、湖泊、草原、牛羊……大地上的一切都那么摄人心魄。国内著名摄影师,本次考察队主力姜曦先生虽然见多了国内外美景,但面对眼前的一幕仍然按奈不住心中的激情:“要是现在能有滑翔伞,我说不定真就选择从这山巅上飞下去……”

       在考察队大本营四姑娘山镇,大家对于四姑娘山能否作为“户外天堂”这个称号开始越来越有信心。因为根据一路上初步对山脉的资源调查,以及四姑娘山管理局掌握的资料来看,这里已有许多超过阿尔卑斯山的资源条件:四姑娘山以东是奔腾的岷江,西面则是“天险”大渡河,山谷地带气候使得这里环境绝佳,气候怡人。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脉,还有原始森林分布,高山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:除盛产红杉、红豆杉等珍贵树种外,还出产天麻、贝母、冬虫草等名贵中药材,森林中,共有野生动物1550余种。其中包括金丝猴、白唇鹿、毛冠鹿、雪豹等,而世界著名的大熊猫故乡——卧龙自然保护区也坐落于它的东坡……

       在队伍采购补充装备时,我们还与一位国际著名探险摄影家不期而遇——大川健三。这位从小在寺院长大的日本人,他用他大半生的时间,走遍了全世界的名川大山,但当他来到四姑娘山时,仍就被这里无与伦比的风景震撼了,于是他作出了人生的最大一次抉择:把余生留给这座神山。他在这里建了家,并用相机拍出一张张美得令人窒息的照片——甚至为了拍好一张湖泊倒影的照片,他整整花掉3年时间,为了一幅“南岩壁和滑翔伞”,他3次驾驶滑翔机从崖壁上滑下,最后一次拍摄成功了,但却不慎掉进山谷,险些丢掉性命……而他似乎并不在乎这些,他说,四姑娘山是他“感动的旅行后,最终到达的目的地、归宿地和圣地……”

       双桥沟、长坪沟、海子沟

       四位姑娘的三条绝美“裙带”

       不过,关于“户外天堂”这个判定,四姑娘山方面依旧把判定权交给了考察队,他们认为考察队只有亲临现场才能真正体会。于是,考察队将第二个目标锁定为四姑娘山核心区域的三条峡谷,即双桥沟,长坪沟和海子沟。但凡要前往四姑娘山的登山者,都必须经过这三条峡谷中的其中一条。

       经过一系列调查,考察队发现三条峡谷中的双桥沟特别适合休闲户外游,峡谷内有阴阳谷、日月宝镜山、猎人峰、红杉林冰川等景致,行走其间,让人如涉画廊;而每到春夏季节,这里谷溪清澈之间山花遍野,景色世所罕见:格桑花、野杜鹃,还有那代表生命的“自生”花,这奇特的花又名“普落菠壁”,特别受登山者,尤其是日本登山队的崇拜,原因是当年美国在广岛丢下原子弹后,所有的生命都已经绝迹,唯有“自生”顽强地生存了下来,它象征着勇敢和坚定……

       峡谷中的长坪沟,则是业余户外爱好者的天堂,在这个面积约有100平方公里的峡谷中,遍布着成片的原始森林和冰川,毫无疑问,这是开展亚极限运动的绝佳场地,考察队特约摄影师,曾专注于四姑娘山山脉研究多年的黄继舟向考察队介绍:每年都有许多户外运动爱好者在沟内进行登山、露营、攀岩、攀冰、滑翔、越野山地车等活动,从长坪沟远足穿越到理县的毕棚沟,已成为国内十大精品穿越线路之一。
       真正属于探险家的,是面积达126.48平方公里的海子沟,这里因为星罗棋布的海子(即湖泊)而得名。在进入海子沟之前,向导的一席话也让考察队的各位摄影师们跃跃欲试——他说这里不仅是欣赏四姑娘山的最佳之地,也是拍摄四姑娘山最好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而当队员们骑马到达海子沟的朝山坪时,阳光覆盖着峡谷,使这里的高山草甸焕发出令人窒息的绝美:海子沟阳面山坡的青杠灌木林中有各种菌类,其中就包括有被称为“菌中之王”的松茸。而阴面山坡的灌木林在秋季打霜以后,呈现出层林尽染、万山红遍的壮丽景观。每年农历五月初四,当地藏民还会要在此面对四姑娘山,举行隆重的朝山仪式……“你们现在还不用急,前方到了海子,还有更美的景色。“

       向导的话让大家不由得快马加鞭,一连超过了数支在沟内前行的驴友队伍。终于经过5个多小时的行程,队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大海子。站在这个方圆几十公里的湖泊边俯瞰,只见四面雪山山体中流出的清清细流纷纷聚于此,成为哺育芸芸众生的源泉。向导告诉我们,除大海子外,峡谷内现已探明的有花海子、犀牛海、双海子等10多个高山湖泊,还发现了来自地球第四纪的远古鱼类化石。不过,整个峡谷内尚有许多地方等待着探险家们去发现,尤其是海拨4200米以上的地方,还有许多不为人所知之处。“现在你们见到这些,似乎只是开始……”

       冲峰营地的冰与火

       1974年之后再也没人登顶的“幺妹”

       考察队在大海子驻扎多时,对四周的环境及动植物资源都进行了重点观测、记录。随后考虑到天气情况,风雪即将来临,队伍决定大部队开始撤退,由我与摄影师姜曦殿后,对附近的居民进行人物走访。
       在暴雨中经过半小时的徒步行走,我们抵达了旁边的另一个巨大湖泊花海子——它在藏语中名叫“西尔仓梅朵措”,早期为冰谷,后受两侧支沟泥石流堆积形成现在的沼泽化湖泊。春夏二季花开草茂时,湖泊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五彩缤纷。每年都有无数露营爱好者到此,而由于此地独特的美景,许多登山队都喜欢将BC营地(冲峰大本营)设置于此。

       在花海子,我们与一队刚刚登顶四姑娘山二峰,正在下撤至此休整的登山队遭遇,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疲惫和兴奋,队长告诉我们,他们克服了高原反应与风雪,成功前的感觉是“即将走近鬼门关”,成功后却发现“生命似乎得到了净化与升华,可谓冰火交融……我们去年登上了大峰,今年决定升级难度,攀登二峰。呵呵,这次成功后,下次就挑战三峰了。”

       关于冲峰登顶,在四姑娘山生活了几十年的向导扎多告诉我们,这依次海拔为5355米、5454米、5664米和6250米的4座山峰,其实就是4种难度,一般旅游者只需要勇气,就可以登上大峰,他曾经还目睹过一位来韩国的残疾人登顶大峰成功。而只要有专业向导及不错的身体条件,登上二峰也不算难事;相较前二者,冲击三峰的则需要专业的设备及较高的登山经验才能成行。

       4座山峰中最难的无疑是其主峰“幺妹”,根据目前的官方统计,自1974年之后,还没有有人登上四姑娘山主峰的记录。其多变的天气,险峻的登山路线,阻碍了挑战者向四峰的冲击。扎多还回忆起他曾经参加过的一次救援行动:“我扶着一位冲顶失败的登山家,途中许多地方的石头薄如刀片,而我们前面是超过200米的雪坡,身后的长坪沟,更是落差近千米的岩壁,一但失手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当时,我们必须下撤了,否则午后气温升高,雪地会更软,更容易坍塌……”

       后记:是的,这就是天堂

       四姑娘山征服了考察队全体人员,也征服了搜狐CEO张朝阳——因为就在本组稿件结束时,记者收到最新消息:张朝阳率领的明星11人登山队刚刚冲顶四姑娘山三峰成功,孙楠、黄征、吴京率先登顶。张朝阳说,相比他曾经冲顶成功的多座山峰,这里似乎才是真正的自我挑战。

       同样被征服的还有沃尔夫兰?曼赫尔茨,这位本次考察的发起者,在收到考察队发去的照片及资料后,他在回复信件中写道:“作为‘泰坦部落’的领队,我很庆幸能在有生之年再次见到这样的地方……这里画面美得不能用任何语言来形容,我已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的伙伴们,这个夏天,我想我们会亲自来到它的怀抱里感受这一切……是的,这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那个天堂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