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可以,我倒是很愿意只以双脚去旅行。因此,我对徒步总是很着迷,不管是森林还是山脉,平原或是高地。就连有时候抵达一座城市的时候,我总会从火车站走到自己所预定的酒店,一般情况下时间充裕的时候,且距离在10公里之内,我都很乐意走过去。

  徒步,它既是运动也是一种旅行方式,但跟火车汽车飞机一样,它也属于交通工具的一种,且是最慢的,却最不会错过沿途的风景。这一点,在四姑娘山印证得尤其明显。当许多游客骑马穿越海子沟的时候,我正在以双脚走着,时快时慢,与马背上的人是两种不同的心情。很多时候,有些地方真的只有双脚在走的时候,才能看见最好的风景。

  海子沟无疑是徒步者的天堂,尽管位于高原,稀薄的空气往往带来沉重的压力和阻拦,但正是如此,徒步才成为这里最好的旅行方式。我们总说以什么什么去丈量自己的人生,然而旅行也是人生中收获正能量的一大途径之一,我们何不以脚步去丈量它呢?顺便去丈量自己要去看的风景,它定是与平常不同。哪怕是在城镇,或是乡下,从家走到某个公园,某个小卖铺,某块瓜果田地,这沿途的景光与平日所看到的一定会不一样。

  特别喜欢日本作家春上村树的一本书,叫做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,因此当你在徒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,那时候的思考与看到的风景一定是与众不同。

  三天两晚,穿越海子沟抵达二峰本营的路途中,天气一直很糟糕,除了第一天上午还是蓝天白云阳光,从中午之后就开始变天,接着乌云密布,开始断断续续下着雨,时大时小,穿上雨衣,我继续若无其事的行走。踩着烂泥,沿着树丛里并不好走的小道,有时候可能还会走错方向,然而我继续若无其事的行走,比起坐在马背上安然自得的游客,他们打着伞,牵马的马夫淋着雨,俨如一副旧社会老爷的模样,就会困惑,为何不下来走一走呢?为何不选择徒步完成这趟旅行呢?

  马背上固然舒服,但坐久了的酸痛感定是难受,那时候的风景还有心思观赏?自然是他们的选择,我除了困惑并不能再多舌什么。

  海子沟的沿途风景无数,即便是在阴雨天,也有它的魅力所在。当同伴抱怨为何不是蓝天白云的时候,我倒觉得雨天也是一种庆幸。或许旅行久了吧,或许是徒步的着迷先入为主了吧,海子沟的雨天总觉得与众不同。乌云,山脉,云雾,淅淅沥沥的雨中,或隐或现的马队,成群的牛羊,还有身前身后背着背包缓慢行走的徒步者,这一切都是不一样的风景。

  曾经有人问我,你徒步不累吗?

  累!说不累一定是假的!但是累并不能成为停止徒步的借口,相反它愈发吸引人。就像是健身,登山,跑步,攀岩(后面会专门写一篇攀岩的心得)等,这些都很累,但并不能成为阻碍的借口。穿越海子沟的时候,几次高坡攀爬让我呼吸急促,不得不去借助登山棒的力量,但我从未想过停下休息一会儿,我尽量保持匀速前进,哪怕很慢,这跟从前骑山地车的道理一样,哪怕很慢很慢,一比一的速度都不要停下来。

  我在保持耐力的同时也在磨练自己的意志力,我从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,当然我不愿意身体有极限的那一天。我只想知道并且证明自己的强大绝不是眼前的这幅模样。

  这里,你可以嘲笑我只是倔强,或是逞强,不愿认输。

  然而,我仍是在行走着。

  通过这次四姑娘山三天两晚徒步穿越之后,我对此的感悟比以往更是深刻。遇到的每一处风景愈发珍稀,正是经过漫长疲累的徒步之后,所看到的每道风光都显得来之不易,也正是这个时候人们才会懂得珍稀。过了七月的花海子早已谢了那些野生的小花,五颜六色的花海在八月的时候完全是一片绿,虽不及七月的烂漫,但因为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去的缘由,任何时候的花海子都美的让人珍惜。这本身就是一块湿地的自然风貌处,成群的牦牛与弯弯的流水道所形成的风光使一切疲累都感到值得。

  然而徒步本身的沿途景色更是耐人寻味,天气会让日日夜夜都不变的画面一下子瞬息万变。然而沿途的风景不仅仅只是肉眼所看到的大自然风光,还有身心的感受,或是人与人之间的相遇。有些时候,在补给站休息的时候,与陌生人的几句闲聊都会使得这条漫长的穿越之旅变得精彩。所以,有人跟我形容徒步就跟跑步一样枯燥的时候,我是极为不认可的。

  徒步怎会枯燥?而跑步本身也是一件乐趣。与自然相融,任何一种旅行方式都不会乏味。只是我对徒步最为着迷。相信,这与村上春树对跑步的坚持是一样的心情。

  记得抵达二峰本营的那天,我因为感冒未愈加上淋雨,所以未能成功完成登顶。但这并不是一件遗憾的事情,我在四姑娘山的乐趣是徒步的过程。只是提到这么一件事的缘由是因为在第二天,同行的小伙伴顺利登顶回来后说了一段话,让我觉得徒步的魅力大抵如此。

  她说:”营地这边山雾缭绕,天气也很糟糕,但登上二峰之后发现竟然是蓝天白云,阳光十分充足。登顶的过程中,路特别难走,许多人都放弃了。当我艰难登顶之后,我才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“说着,她翻出相机里的图片,这让我感到惊艳。海拔4000多的二峰营地,与这二峰登顶处只相差了1000多米的高度,然而营地是阴雨天,顶部竟然是阳光蓝天,白云飘逸。风光相差之大,令人吃惊。然而正是如此,成功登顶的人才会如此珍稀这样的风景,返回营地的时候才能为此感到骄傲。

  尽管大多数人都是骑马抵达营地,然后才徒步登顶,尽管成功,可这心情与同伴的感受截然不同。他们不会深刻,不会感到这一切多么不容易,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这漫长徒步的艰辛。

  当然如果他们也喜欢徒步的话,就会发现这徒步的过程是多么有意思了,哪怕最后没能登顶,也不会觉得遗憾。因为在四姑娘山,徒步穿越的结果可不是为了登顶而来。